查看: 14|回复: 0

生死之间

[复制链接]
  • ta_mind
    开心
    2018-8-31 04:06
  • classn_01: 195 classn_02

    [LV.7]常住居民III

    9382

    主题

    9547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1590
    发表于 2018-2-15 07:2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死之间
       

      

      生死之间

      ——风中树叶

      

      

      这是一件不愿想起,但又常常想起的一件铭刻在心的记忆,一次生与死的体验,一件让我终生难忘的痛苦经历。

      1998年5月23日,这是一个与普通日子没有任何区别的早晨,刚从团书记岗位上下来到段队担任副段长的我同往常一样,吃完早饭便准备骑车去上班。当时正是矿里最困难的时期,由于压资全矿出勤人数一个班才百来人。我和另一名副段长负责跟白班,同工人一起劳动。从家中一推自行车,才发现原本好好的自行车今天突然没了气。妻子说“今天就别去上班了,在家休一天。”“那哪行,一个班才出勤3-4人,再说我刚到段队两个多月,不努力以后咋叫工人服呢?”到段队后才知道小班才出勤4人,一个机组长,二名班长、一个验收员北京中科医院在哪里,加上我和另一名副段长,全班共有六人。我们六个人在干了一个多循环后,由于顶板不好,便把机组上割到距溜尾20多米处停下,进行打顶子、支溜子等一些整备工作。下午2点多钟,整备工作还剩2棵单体打上就要结束了。在第二棵单体时,我们先在这棵单体旁打了一棵临时支护,然后才打正规支护。在支柱就要贴近顶板时,它上面的鸭嘴板子滑落到了一旁。副段长要跳过溜子去扶正,我说了声“我去扶,你别过去了。”当时我啥也没想两步就跨到了地方,用手托起了鸭嘴板。当时只顾干活,完全没有考虑安全,更没有仔细地观察顶板情况,也正是这点疏忽,差点造成我生命的终结。在我刚要松开手的那一瞬间,我忽然感到背部有重物在压下,在我白癜风治疗医院的专家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已被巨石压在了下面。当时我脑中一片空白,但很快就明白了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我恐惧地一边大喊救命,一边使劲地试图用身子顶掉巨石,但这时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顶板上还在哗哗地往下冒货,不断地增加着压在我身上的重量。这时的我听着顶板落石在我身上滚动的响声,感觉冒顶还在继续外,除此之外四周是死一样的沉寂。在挣扎了一阵后,我突然才发现自已发出的求救声虽然使出了很大的力气,但实际上却只是在胸腔里用劲,由于身体受压迫的缘故,声音根本没有传递出去,当然别人是无法听到我的求救声的。这时我知道自已是必死无疑了,懊悔地用手抓住一把煤面,狠劲地想把它捏碎,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没想到自已会是这样一种死法,真他妈太不值个啦,我为什么就不能观察一下顶板情况再干活呢,真后悔呀。突然我听到了外面的说话声,急忙吃力地用手拔拉开挡在前面的煤块,拿矿灯使劲地向外面晃动着。听到有人在说“看!小马晃灯呢,人没死,快想法抢救。”随着一阵顶板的冒落声,我失去了知觉。当我醒来时发现已被工友们救出,抬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点的地方。工友们个个脸上淌着汗,见我醒来有人欣喜地说“醒了!醒了!没事了,快找电话联系调度派单机进来救人。”这时顶板还在冒落,有工友跑着去联系调度汇报要车,其他工友轮流背着我穿过冒落处到下料道去等车。我被抢救到井上时,周围站满了闻讯赶来的矿、区党政领导和员工群众,我被迅速抬到救护车上送进了矿医院,开始了抢救工作。经医生初步诊断,为7-8肋骨骨折、脊椎骨挫裂、右脚4个脚指骨折、同时伴有血气胸、液气胸湿肺等症,住进特护病房。妻子听说我受伤的消息后,把孩子放在邻居家,借了台自行车就赶到了医院。看着我痛苦的样子,吓得不停地哭泣。由于肺部受伤,我憋闷、难受地喘不上气来,如一条阳光下的鱼儿。看我咳嗽,哥哥伸出手对我说“弟弟,你在我手上吐痰吧。”哥哥流着泪看着我吐在他手掌中的那口浓痰,略为放心地说“痰里没有血丝,好像内脏没有受伤,这就好。”第二天我突然呼吸极度困难,在抽北京中科曝光过胸液后戴着氧气,转到了原矿务局总医院。主治大夫杨医生看着我每个毛孔因事故时长时间憋气的原因都成了出血点,对我说“你命真大,要是再晚救出来1分多钟得不到呼吸,我们做医生的也回天无力了。”听工友说我是被一快长有四米、宽0.8米、厚有0.6米的大石块压在了工作面溜子上,右腿曲伸,左腿顶在胸下,因我较瘦,加之石块的一角落在了使用的150机组高0.3米高的挡煤板上才得以幸免,如果稍胖一点也就------。当我伤后十几天第一次看到刚咿呀学语的女儿时,我紧紧贴着她的小脸,一任泪水流淌。五十多天后,在给骨折的右脚做手术的前一天,我却办理了出院手续,因为我的受伤,妻子女儿全被我拖累出了病。后经鉴残被定为三残乙,并重又走上了工作岗位。

      这次惊险而又痛苦的受伤经历,在我心中永难忘记。在生死之间我真正感到了生命和、的可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