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回复: 0

一根红线

[复制链接]
  • ta_mind
    开心
    昨天 01:27
  • classn_01: 133 classn_02

    [LV.7]常住居民III

    3757

    主题

    388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3188
    发表于 2018-2-15 07:4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根红线
      

      一根红线

      ——林西/林夕/孙梦秋

      

      

        

      我有一根红线,它和别的红线没有什麽两样。色泽艳丽,粗细适中。纯棉的质地显得很柔韧,长短也恰好。把红线的两个线头系在一起,刚好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红线项链,挂在脖子上很舒适。

      然而,它又不是一条普通的红线。它来自遥远的雪域高原,来自雪山圣湖之地神秘的喇嘛庙,来自喇嘛庙里活佛温暖宽厚的手中。在此之前,我讨厌任何装饰,鄙视穿金戴银。在此之后,我依然如此。我只喜欢它,我的红线项链。

      九月的松赞林寺细雨霏霏,寒气逼人。金色的寺院在细雨和草地的背景中,魅力无穷。顿珠手里掂着一袋酥油,冒着细雨,带领我们向松赞林寺走去。酥油一块一块地,像凝固的奶一样,装在袋子里,被虔诚的藏民供奉给寺庙。

      这个腼腆的藏族小伙,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他有一辆豪华面包车,专为游客提供包车兼导游服务。青稞酒酥油茶,还有高原上色彩艳丽的阳光,让他的皮肤油光黑亮。两只细细的眼睛配在康巴汉子端庄的长条脸上,显得多情而又英俊。偶尔一笑,路出整齐的两排牙齿,健康而洁白。

      寺庙要这些酥油干什麽呢?

      点灯。佛像前的酥油灯长年不灭。

      你们给寺庙里献酥油有什麽规矩吗?

      没有。全凭自愿。一般情况下,藏民只要到寺庙里来,都会自觉地带一些酥油,有时候还会带一些其他东西。

      说这些话的时候,顿珠两只细细的眼睛里,含着腼腆的笑意。穿着黑色上衣的细长身子,在霏霏细雨里很显眼。

      松赞林寺游人不多。大门口的几个藏族同胞,抱着雪白的小羊羔,身边挂着各式藏袍和帽子,热情的招徕游客照相。顿珠用藏语和他们打招呼,他们冲我们做个扎西德勒的姿势。

      沿着鹅卵石铺就的寺路,我们慢慢地走着,走走停停。在美丽的建筑和神秘的宗教殿堂之间,留恋赞叹。同行的李姐说,她来过好几次松赞林寺,都没有遇到活佛。顿珠说,见活佛要讲究缘分的。缘分到了,来一次就能见到活佛,缘份不到,来多少次都没有用。我几乎每天都要送客人到寺里来游玩,也没有见到过活佛。

      我们就在心里想,今天又没有缘分见到活佛呢?

      顿珠每进一个佛殿都虔诚的烧香磕头。然后给我们讲殿里供奉的神的故事。他的汉语解说并不流利,但是我们还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知道松赞林寺的活佛在藏区的信徒中威望很高,法力也很大。

      快到大殿的时候,顿珠从小喇嘛那里打听到,活佛今北京中科白癜风医学研究院天在寺里,但是不见客。来过好几次的李姐胆子很大,听说活佛在寺里,头也不回地径直朝活佛的殿里走去。我跟在后面,听见自己的心擂鼓一样。

      活佛的门上挂着毡子,绣着花花绿绿的图案。毡子一忽闪,李姐影子一样闪身进去了。山东治疗白癜风医院我也壮着胆子扒开帘子,小心翼翼地走进殿里。活佛安详地坐在榻上,给我摸顶的时候,我白殿疯会影响下一代么感到一双柔软宽厚的手从我的额头一掠而过,温暖而舒适。那根红线就是这时从活佛的手中搭在我脖子上。

      走出喇嘛寺的时候,李姐的女儿对我说,她看见活佛给我摸顶的时候,不易察觉的笑了一下。我说,可能是我心慈面善的缘故吧。然而那根红线却突然间掉了下来。幸亏我反应快,伸手接住了,才没有让它掉到湿漉漉的地上去。顿珠说过,红线一沾水,就失去了法力。

      李姐说,你把两个头系在一块,就不会开了。

      我照李姐示范的样子系好,挂在脖子上。然后,大家一起心满意足的去梅里雪山。

      第二天早上,我端着相机,在梅里雪山下准备抓拍一组藏族同胞五体投地朝拜神山的照片时,我的红线项链,很神秘的从脖子上滑下来,耷拉在我端着相机的手脖子上。顿珠走过来,帮我重新系好,挂在脖子上。做完这一切重新端起相机时,我已经找不到那组最想要的画面了,心里面很失落。

      从雪山回来,顿珠把我们送到军分区招待所。几天的旅途劳顿早就让我们疲惫不堪,高原反应又加重了我们的难受。谁还有精力洗澡呢?第二天起床,我就发现宾馆雪白的床单上,有一根鲜艳的红线。我不知道它又是怎样松开接头?怎样从我的脖子上掉下来的?我可是穿着厚厚的衣服和衣而卧呀?

      我有些疑心了。

      我并不迷信,但我对这奇怪的现象充满好奇。

      我喊李姐,她从隔壁的房间里过来,看了看床单上的红线,拣起来,把两个头捏在一起,灵巧地绕来绕去,编结成一个美丽的项链。从此,这条美丽的红线项链,就与我肌肤相亲,形影不离。从雪山草地到首都北京,天南海北的全天候陪我。

      后来,我们在香格里拉泡露天高原温泉,衣服,钱包,数码相机,手机,还有其他所有的东西,都很随便地扔在地上。只有它,我的红线项链,被我的藏族兄弟顿珠从衣服上拣起来,捧在手上,坐在温泉边等了我们好几个小时。

      ……

      一根红线真的很普通,但是一看见它,我就会想起那片神圣的土地,晴朗的蓝天干净而广阔,雪一样的白云变幻着形状。草地深邃美丽,牦牛和马群悠闲地在草地上散步、凝望。成熟的青稞在阳光和细雨下闪烁着金子一样的光芒,晾晒青稞的木架子,像一排排风车排列在草地上,绵延到线条温柔的远山脚下,喇嘛庙的金顶在云山之间若隐若现。一想起这些,我疲惫的心灵会片刻宁静,方佛又回到了那洁净清静的世界里。活佛温暖的手好像又绵软地拂过我的额头,悠长高亢的藏歌穿云裂帛,在蓝天和草地的深处回荡……

      我爱我的一根红线,在喧闹繁杂的尘世间,在浊浪滚滚的俗世里,它是我名副其实的“护心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